提升劳动者数字技能 推动新经济快速发展

由中央网信办、教育部、工信部、人社部联合印发的《2022年提升全民数字素养与技能工作要点》(以下简称《工作要点》)提出,到2022年底,全民终身数字学习体系初步构建,劳动者数字工作能力加快提升等目标,并部署包括提升劳动者数字工作能力、促进全民终身数字学习、提高数字创新创业创造能力等8个方面的29项重点任务。笔者以为,在数字经济快速发展、产业结构加速升级的背景下,加快全民数字素养与技能提升,具有重要的时代意义和现实价值。

近年来,以数据资源为关键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为主要载体的数字经济迅猛发展,成为继农业经济、工业经济之后的又一个重要的经济形态。今年初出台的《“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提出,到2025年,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达到10%,数据要素市场体系初步建立,产业数字化转型迈上新台阶。数字经济的发展对包括劳动力市场在内的整个经济社会发展产生了深刻影响。此次出台的《工作要点》,则对劳动者数字技能和素养进行更为全面、具体的部署。

大力发展数字技能教育、提升劳动者数字技能,是适应经济发展规律、夯实数字经济发展和产业升级、满足劳动力市场需求结构变化的必然要求。从数字经济的构成要素和发展规律看,人才是推动数字经济发展的关键驱动力,而且这种作用比在传统产业发展过程中的作用更大。可以看到,数字领域的科技创新、技术应用,都需要大量科学家、工程师、技能人才等加以支撑。在一些数字经济领域,还催生了一批新职业,在近两年公布的新职业中,就有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网约配送员等。同时,数字技术的发展和应用,对生产技术、生产方式以及生产要素的组合模式产生了更为深远的影响,对劳动力市场的职业结构以及劳动者的知识和技能结构提出了新要求。当前,无论是总量效应还是结构效应,数字经济对劳动者就业和技能结构的影响都是客观存在的,亟须大力发展数字技能教育、提升劳动者数字技能。

提升劳动者数字技能,是数字经济领域人才的供给侧改革,在出台和落实相关政策的过程中,需要注意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要立足当前人口结构变化和劳动者职业观念变化的现实,这是我国劳动力供给的基本盘,针对不同年龄段、不同群体的数字基础能力、职业价值观、数字技术偏好等,设计差异化的人才培养、技能培训等内容和施教方式。对于年龄偏大、知识和技能基础较低的劳动者,着重于基础性应用,对于年纪轻、接受能力强、知识和技能基础较好的劳动者,可以鼓励其根据兴趣加深专业化学习并提供相关支持,通过人才培养赋能数字经济发展。

二是着眼数字技术发展的关键领域、技术转化、产业分布等,以行业和职业的技能需求为导向,依托相关行业协会、职业技能鉴定组织,研发相关职业的能力需求和培训标准,在国家职业大典修订和新职业发布中,对数字经济相关产业的职位给予重点关注和动态更新。依托职业标准,建立标准制定、人才培养、人才评价协同发展的机制,发挥市场主体、用人单位的积极性和主力军作用,细化相关领域数字技能提升内容,协调推进数字人才培养和评价工作。开展数字技术启蒙教育,充分利用各类科学馆、科学中心等科普基地和载体,培养青少年数字学习兴趣,完善数字教育课程体系,建立从义务教育阶段到大学阶段的各类课程体系和师资队伍。

三是统筹推进解决就业的结构性矛盾和数字人才短缺问题。利用劳动力市场监测、统计调查以及就业服务等渠道,对相关行业和地区数字人才短缺的情况进行相对精准的统计分析,以技能提升、终身教育、创业培训等手段,对供给过剩岗位的劳动者进行数字技能培训,提升其转岗、再就业能力。立足数字技术发展趋势和国家数字经济发展战略,对企事业单位负责人开展前瞻性人才需求前景调查,为人才培养提供定量化、长期性指引,协同推进数字经济和就业高质量发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