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增幅1600%A16Z和黑石相继入局天空才是球星卡市场的极限?

如果要问,收藏的意义是啥?或许一千个人有一千个不同的答案,世界上有人收藏邮票、有人收集标本、还有人热衷于收藏乐器里的灰尘球。有人说这是精神和文化的传承,也有人说纯粹是为了财富。

而根据科学期刊《科学报告》(Scientific Reports)的研究报告,人类对于收藏的爱好甚至可以追溯到50万年前的史前人类——考古发现在以色列沿海平原南部的史前遗址雷瓦迪姆中,存在大量史前人类收集和回收前人丢弃的燧石工具。

收藏就像是刻在人类原始DNA里的爱好,随着时间代代流传至今。而在品类繁多的收藏品中,有一类看似普通且极为小众的藏品,却在过去几年之中成为了全球范围内发展势头最猛烈的收藏品类,它就是如今被诸多资本和平台视其为宠儿的球星卡。

5月20日,国内领先的全产业链球星卡线上交易平台FansMall范斯猫宣布获得重磅战略融资。

据悉,本次融资来自著名投资银行家、世界体育巨头IMG集团(现Endeavor集团)前亚太区副主席Adam Zhu先生。这也是FansMall继去年获得曜为资本天使轮投资以后,再次获得融资。

本轮融资将用于引入战略资源,加速推动平台升级,助力开拓国内外市场,继续在以球星卡为核心的体育收藏品领域进行战略布局。未来FansMall进一步确定以IP发行、B2B球星卡销售、FansBox盲盒、FansGo零售、拍卖、评级、直播拆卡等为核心的商业模式,持续在产业链上下游布局形成完整闭环,深化在全球范围与行业巨头形成的多项战略合作关系。

本次FansMall的融资也与当下国内国际球星卡市场的持续火爆遥相呼应。

近日,德甲联盟宣布与Topps续签了球星贴纸、球星卡交易类游戏和球星卡系列的实体和数字形式,而在新周期内这项授权商品许可的收入涨幅高达280%。

根据德甲联盟公布的数据,新周期的首个赛季,2023–24赛季相关授权许可总收入将超过1.7亿欧元,比本赛季增长了四倍。就连德国足球职业联盟首席执行官多娜塔-霍普芬也兴奋的表示「对当前正处于经济困难时期的德甲和德乙各俱乐部来说,这无疑是一颗强力定心丸。」

而在这份丰厚的合约背后,充分说明了过去两年中全球球星卡收藏市场的高速增长,让Topps这家与Panini齐名的世界知名球星卡厂商对于球星卡未来的发展潜力有多么看好。

事实上,早在去年欧洲杯期间由Topps出品的2019-20赛季哈兰德「编折签(带编号附签名」球星卡,就在美国知名的戈尔丁拍卖行被拍出了44.3万美元的高价(约合人民币286.57万元)成为了当时历史上成交价格最为昂贵的足球类球星卡。

来自市场的肯定,让厂商和交易平台从没有想如今这样对于球星卡的未来充满自信。而更有意思的是虽然元宇宙、NFT藏品等概念逐渐走火,但以球星卡为代表的实体收藏卡却之以更强硬的姿态卷土重来。

当年轻一代开始进入球星卡交易市场,原有的球星卡市场秩序已经发生改变。这些单薄的卡片在球迷们的收藏喜好之外,成为一种新的文化象征,而其娱乐与投资两不误的产品形态,更是成为了顶流Icon们的心头好。

涉足潮流圈多年的陈冠希早早开始在其个人社交媒体上分享自己的开卡日常,并且个人品牌CLOT与NIKE联名的时候专门打造了一套自己的球星卡。无独有偶,在近期LA Fav Cards举行的一次线上直播拆卡中,知名说唱歌手Drake在长达两个小时的直播当中,斥资20万美元共拆了14箱NBA Flawless,再次让球星卡出了一次圈。

而一个更为直观的数字是,根据咨询公司AMMA、Artprice公布的数据,2021年全球纯艺术拍卖成交总额为171亿美元,较前一年增长61%成为近二十年来成绩较为优异的年份之一,而早在2019 年全球球星卡市场交易额就达到了138.2亿美元。

进入2022年,根据美国eBay平台公布的数据,球星卡市场依旧处于高速发展时期,而销往中国的球星卡数量增长显著高于欧美及全球平均,成为球星卡市场未来重要增长点。

虽然如今球星卡成为了体育周边产品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实际上在19世纪80年代,球星卡的诞生其实是源于烟草公司。

早期的球星卡多见于烟草包装内,1886年美国烟草制造商Goodwin & Co., maker of Old Judge and Gypsy Queen在自己生产的产品中开始印制一些棒球明星卡,作为香烟盒中的赠品出现。

据统计他们在1886年到1890年间发行了2000种以上的棒球卡,不过由于那时的体育联赛联赛商业化程度不高,球员的知名度也远逊今日,这些卡并没有引起大家太大的兴趣。

而真正意义上的集换式球星卡出现于20世纪50年代后,另一家烟草公司American Leaf Tobacco在转型为口香糖业务公司Topps后(就是如今的传统老牌球星卡商Topps),在1951年创新性的推出了包括球员姓名、照片、传真签名、球队名称和正面标志;以及球员的身高、体重、击球次数、投掷次数、出生地、生日、统计数据和背面简短传记的棒球卡组。

这套球星卡也被视为第一套现代球星卡,成为了球星卡领域的先行者。此后Topps作为球星卡行业第一家专门生产球星卡的公司,几乎垄断了整个美国市场,生产种类涵盖了包括棒球、篮球等多个热门项目。直至1980年Topps在反托拉斯法中败诉后,第二家球星卡公司FLEER才得以在1981年正式发行球星卡。

有不少卡迷、藏家就是从收集Topps的新秀(Rookie)系列入门,并养成了每年收集一套新秀卡的习惯。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21世纪初期,球星卡的数字化进程更加快速。时至今日,传统老牌球星卡商Panini、Topps拥抱时代,相继进军NFT赛道,试图通过与数字技术、区块链技术等新技术融合,开拓数字球星卡、NFT球星卡业务,这类新形态的球星卡增强了球星卡的娱乐、投资收藏等属性。

尤其在近两年,疫情的催化让球星卡自身独特的价值逐渐显现,使其收获了空前的市场关注度,吸引了一大批卡迷和投资者入局。

仅就eBay统计2021年集换式卡片的线年第一季度交易总额已超过10亿美元,出售的集换卡数量超过2000万张。由此计算,平均每分钟就可以售出139张,其市场热度远超往年,而且活跃的买家数量业已实现翻倍增长。

整个2021年,球星卡市场中超百万美元球星卡交易共发生了54次,而2021年之前的几十年中总计也才发生了22次。

2021年8月15日,在知名球星卡拍卖行Robert Edwards Auctions举行的夏季拍卖专场中,1909 T206 Honus Wagner以660万美元的总价成交,折合人民币约4277万元,就此打破球星卡成交纪录,成为目前最贵的球星卡

另一方面,在过去几年中资本市场对于球星卡行业的青睐,也加速了它的整体发展,去年9月29日Fanatics新成立的球星卡公司宣布获得3.5亿美元A轮融资,投后估值达到104亿美元,并先后与MLB、MLB球员工会、NBA、NBA球员工会和NFL球员工会达成协议,拿到了球星卡的制作授权。

Fanatics的强势入局逼得原来的球星卡巨头Topps、帕尼尼等不得不提高自己的产品质量,这也让球星卡二级市场变得更加繁荣,线上球鞋转售平台StockX的球星卡业务在过去两年中交易增幅达到1600%,市场增速已经超过其球鞋球鞋,而其他球星卡交易平台也完成了大幅度的增长。

这样的增速同时带动了资本方对于交易平台的热情,2020-2021两年中,包括NBA Top Shot、StarStock、Dibbs在内的多家球星卡交易平台相继完成融资,极大促进了球星卡相关业务在市场潜力和规模,也让球星卡这把火烧到了中国。

在中国,球星卡线多年,球迷对球星卡的认识也较少。1998年,曾由中国足球协会下属的福特宝足球产业发展公司与美国亚德公司合作发行过3个赛季的中国甲A球星卡,正式开启了球星卡在中国的历史征程。不过当时的市场销量并不理想,此后没有再合作发行。

1999年,北京国安俱乐部还曾发行以俱乐部球员为主角的纪念金卡。同年,为纪念中国女足在第三届世界女足锦标赛上取得的骄人成绩,中国福特宝足球产业开发公司特别推出了一套中国女足球星卡,这也是世界上第一套女足球星卡,同时也是中国唯一推出的国家队球星卡。

事实上,在国内收藏品市场的形成和文化已经有超过百年的历史,中国人对于收藏有着天生的好感,只不过在这当中体育收藏在过去并没有被作为一项单独的门类被广泛接受。

但随着体育产业化的发展,以及各类体育赛事在国内的影响力加强,球迷数量的不断增加,以及各大媒体平台对NBA、世界杯、欧洲杯等赛事的积极转播,让一些具备较强IP价值的体育明星,以及集换式交易卡市场逐渐火热起来火热。特别是在近几年中球鞋、潮玩盲盒等与球星卡相似市场的繁荣,在一定程度上培育了消费者心智和市场环境。

根据eBay以及智研咨询的相关统计,2020年中国球星卡消费增长率为205%,远高于世界平均增长率162%。同时根据艾瑞咨询及中国篮协发布的相关数据,以球星卡两大品类足球和篮球为例,国内足球泛球迷数量2亿人,篮球泛球迷数量 4.82 亿人,但球星卡卡迷仅约 5~6 万人。由此可见在球星卡主要受众体育赛事粉丝中,球星卡中国玩家当前在体育粉丝中渗透率较低,在用户层面仍有较大增长空间。

参考美国发展经验,实际上在现阶段球星卡二级流通市场的逐步完善(交易、评级等)能够大大驱动球星卡玩家的增长。由此可见与国内外行业巨头合作密切的FansMall成功融资,一方面能够进一步整合主流球星卡品牌的产品,保证卡商们基于精密打造的卡牌等级和价值系统维持出的稀缺性。另一方面也能让国内的消费者得到权威认证,增强卡牌的流通性和收藏价值。

成立于2020年7月的FansMall,在成立之初就切准迅猛发展的集换式卡牌(Trading cards)市场,确定了以IP发行、B2B球星卡销售、FansBox盲盒、FansGo零售、拍卖、评级、直播拆卡等为核心的商业模式,业务涵盖球卡类藏品的贸易生态打造、体育IP全方位品牌推广、潮玩玩家生态平台运营以及媒体优质内容输出,形成了覆盖全产业链的完整闭环。

目前,公司已与多家全球行业巨头和顶级达成独家战略合作关系,线年时间里迅速发展,已经实现了近10亿GMV。

在完成融资之后,FansMall表示将进一步向集换式卡片及体育明星周边发行商和交易平台方向发展,如此以来FansMall有机会通过发行和交易,打通从优质IP获取、产品设计、渠道分发、平台交易、专业化 社群运营的完整闭环。

换个角度而言,其实我们从这次的投资方也不难看出,球星卡市场未来在中国有多大的发展潜力。

作为投资方之一的曜为资本过去几年在体育领域内的投资案例堪称完美。2017年初曜为资本斥资近亿人民币入股成立仅仅3年的FE电动方程式锦标赛,而在2019年退出该项目时,曜为的投资回报在近三年的时间里至少翻了一番,取得了亮眼的财务收益。而在2019年投资入股的超级猩猩,如今更是成为国内健身行业的新贵。

由此可见,曜为资本对于行业的成长性有着准确的把握。在谈到为什么选择投资FansMall的问题上,曜为资本合伙人祝刚指出「球星卡的全球热潮带动其收藏、投资属性不断加强,随着交易规模和频次持续上升,中国将成为传统欧美球星卡市场之外的最重要市场。而作为中国球星卡市场最领先的头部企业,FansMall通过对球星卡产业链各个环节的布局,已经取得了巨大的竞争优势。」

而在国际市场中也同样如此,有着币圈投资风向标之称的A16Z在2020年和2021年连续投资了StarStock和Dapper Labs两家球星卡交易平台。而这也只是资本市场对球星卡行业持续加码的冰山一角。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2021年该领域的融资额已超17亿美元。

有意思的是,除了球星卡交易平台外,作为球星卡产业链中的上下游机构,球星卡制造商和体育藏品评分机构也收到了资本的关注。前文中提到的国际评级巨头CCG集团(NGC评级母公司)在2021年宣布,黑石管理的基金已同意收购认证收藏品集团(CCG)的多数股权,交易价值超过5亿美元。

而成立于1991年,专注于球星卡、球赛门票、球星签名等多种体育藏品的综合性体育藏品评级机构PSA,也在2020年11月宣布与一个由企业家和收藏家组成的投资集团达成协议,该投资集团计划以每股75.25美元的价格收购所有流通在外的普通股,此举让公司整体估值达到7亿美元。

事实上在互联网的助力下,Z世代的兴趣圈层更多的融入了社交、尊重、自我实现等需求,更加垂直、多元。兴趣成为这届年轻人找到契合朋友、增强社区垂度的核心,他们对圈层有着强归属感和高参与度,而由圈层文化带来的兴趣消费潜力正不断释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