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创始人:Meta商业模式并不适于元宇宙会带来灾难

北京时间3月21日上午消息,自去年10月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将公司名从Facebook改成Meta Platforms以来,“元宇宙”已成为科技、商业和其他领域的热门关键词。这也标志着,扎克伯格将新的重点放在建设虚拟世界上,在这样的世界中,人们可以以虚拟人的形式“生活”。

但实际上,自2003年旧金山的林登实验室推出《第二人生》平台以来,普通人在过去近20年中一直都可以访问这样的虚拟世界。《第二人生》的发明者和林登实验室创始人菲利普罗斯戴尔(Philip Rosedale)对元宇宙的看法与扎克伯格的计划截然相反。他目前担任林登实验室的顾问。在最近接受外媒采访时,他分享了自己的观点。

罗斯戴尔:我有两点观察。一方面,我们还没有为基于虚拟现实头显的3D元宇宙做好技术准备。这方面的技术还不成熟。另一方面,更具体的关于Meta,Facebook以往的商业模式基于非常复杂的广告业务,涉及通过大量监控和个人数据来进行行为瞄准。这不是个适合元宇宙的安全的商业模式。

想象一下,把人们以虚拟人的形式放入虚拟世界,而这种监视和行为操纵正在进行,那么对每个人来说都是非常危险的。在我看来,不应该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

至少以一定规模的用户来看,《第二人生》证明了不需要依靠这种商业模式,你也可以创造一个能保护人们隐私的虚拟世界。《第二人生》的商业模式以收费为基础。其中有两种费用。一种是,如果你希望在《第二人生》拥有一块面积与洛杉矶差不多的土地,那么每月需要支付每英亩约20美元的费用。另一种费用是在挂牌交易,向他人出售虚拟商品时收取的。这基于交易金额的一定比例,但没有苹果App Store对开发者的抽成那么大。

《第二人生》每活跃用户年收入超过了Facebook和YouTube。这表明,元宇宙并不一定需要类似Facebook的商业模式。但如果Meta选择将这样的商业模式用于元宇宙,那么将是非常可怕的事,甚至会对元宇宙的存在造成威胁。

罗斯戴尔:元宇宙与传统互联网的一大不同在于,你在那里总能碰到其他人。当你去传统网站购物或阅读新闻时,没有其他人和你在一起。你无法在周围看到其他人。但在元宇宙中,我们想要实现的体验包括大学教室和现场音乐活动。这需要我们将数百甚至数千人聚集在一起,这些人能看到和听到彼此。这是一项非常困难的技术。

我们在过去10年中一直致力于空间音频技术的研究。今天,我们可以做到让数百人甚至更多一点的人,通过声音共享同一空间。但让一群人出现在活动现场,看起来足够有趣,以至于你会走上前去和他们交谈,这在技术上还不可能做到。要实现这个目标,我们必须在云计算、图形渲染和其他许多方面取得更多的技术进步。我认为,这将在未来5年内发生。

而虚拟现实头显看起来更像是10年后的事情。这些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今天,佩戴虚拟现实头显让人很不舒服。事实上,我们也没有科学的方法来解决佩戴头显时的眩晕感。核心问题是,当你在虚拟现实中移动,但你的头和身体并没有实际移动时,你就会很快感到恶心。女性的这种问题比男性更加明显。如果你试图创造一种新的社会体验,那么这是非常糟糕的问题。

罗斯戴尔:我认为,目前采用手机或电脑屏幕是更合理的。但我们还有另一个技术问题,即如何将用户表现为一个虚拟人,并且通过面部表情和身体动作等非语言信息来交流。还没有人想出,如何使用能捕捉到足够多非语言信息的虚拟人来构建桌面端或移动端体验。如果我们能用桌面或移动设备实现这一点,那么就可以提供足够好的体验去替代类似Zoom的工具。但我们还没能做到这点。

我认为,我们可以通过摄像头来做这些事情。摄像头不仅可以捕捉用户的面部和头部动作,还可以捕捉手和其他部分的情况。事实上,我非常看好基于摄像头的技术。移动设备的速度将变得足够快,可以进行图像分析来捕捉用户的面部表情和肢体动作。因此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们应该会看到新的虚拟世界,提供强大的音频效果,合理的虚拟人,以及可以在同一个场所支持许多人的存在。

问:基于过去23年在《第二人生》的经验,你认为在虚拟世界中人类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

罗斯戴尔:我至少了解到,人们在互联网上是如何以不同方式相处的,以及哪些事情是正确的,哪些事情有问题。《第二人生》的正确之处在于,当你每天与某人共享同个空间时,你就可以更好地信任那个人。因此,《第二人生》中的人们住得很靠近,共用一所房子,在一起工作。然而,他们开始像现实世界中一样相互信任。如果你采取正确的做法,就有可能让互联网上的人们相互建立信任,而不是破坏信任。

在过去20年中,科技,尤其是社交媒体,起到了相反的作用。他们把所有人放在支离破碎的空间里。这样做的结果是破坏了信任。就我个人而言,关于我们可以从《第二人生》这样的虚拟世界中学到什么,我最近有很多思考。我们可以利用这些经验来帮助数十亿人更好地相处。我认为,这是每个技术专家都应该思考的问题。信任是一个核心关键词。1994年时,我们认为信息多多益善。我们从未停下来思考,信息是否已经过于泛滥。今天我们意识到,很多信息变成了噪音,并开始破坏人与人之间的信任。

问:今天,我们听到了很多关于NFT(非同质化令牌)和去中心化区块链将成为元宇宙经济基础的讨论。你对此有何看法?

罗斯戴尔:《第二人生》也不是非常中心化的。在《第二人生》中,土地归不同的人所有。实际上,我们最初的设计是让不同的土地所有者运行他们自己的服务器。但在2003年推出《第二人生》时,我们还想不出实现这个目标的方法。另一方面,整个系统中还需要有声誉、信任和货币体系这样的元素。在这些问题上,如果希望运转良好,那么还是需要中心化的架构。

在传统互联网上,我们有类似PayPal这样的中心化支付平台,能有效地解决欺诈问题。然而,去中心化的区块链公链不能很好地解决这方面问题。欺诈正在给区块链公链制造巨额的成本。因此我认为,真正答案将在于中心化和去中心化之间。如果一个为数十亿人服务的系统想要维持稳定,那么将是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融合体。

另一方面,比特币和以太坊等加密货币的存在与一些宏观经济问题相关。如果一种货币在公开市场上的供应量是固定的,最终总是导致一小部分人非常富有。学者们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我也做过让虚拟人交换货币的模拟。实际上,如果你保持货币总量不变,那么在几百万笔交易之后,很快就会出现一名亿万富翁。因此这确实是个问题。《第二人生》一直在中心化的系统中控制自有货币的供应,这种自有货币对美元的币值已经稳定了15到20年。

罗斯戴尔:《第二人生》的另一个不同之处在于,这是唯一真正迎合成年人的虚拟世界。目前,关于元宇宙的许多讨论集中在《罗布乐思》、《我的世界》和《堡垒之夜》这些游戏上。这三款游戏的一个共同点是,17岁以上的人基本都不会去用。

因此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有办法吸引孩子们进入元宇宙,尽管这对他们来说可能不是什么好事,但我们没有办法吸引更多的成年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完全弄清楚,什么样的活动能吸引成年人。如果有一家公司接近于弄明白,应该为成年人做些什么,那么肯定是《第二人生》。因此我认为,我们至少在未来几年中有机会成为一家贡献者。

问:你会如何解决上瘾问题?去年,Instagram等应用因为上瘾问题遭到了很多批评。

罗斯戴尔:这个问题还是要回到商业模式上来。如果商业模式基于付费,那么吸引用户更多地使用你的服务并没有太多好处。如果人们减少使用,《第二人生》反而能省钱,因为运营这些虚拟人的成本很高。后端成本很高。这也表明,会有一种商业模式,对于防止上瘾问题更安全。

事实上,《第二人生》平台从来没有出现过容易使人上瘾的滚动画面,以及连续播放的视频。用户在《第二人生》中也从来没有表现出上瘾的行为。成瘾性应用导致人们花费大量时间,并且很少涉及交流,而《第二人生》的全部目的就是为了交流。当坐在对面的人问他们“你在做什么”时,人们肯定不会因此上瘾。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数据显示:亚太地区将引领全球电池储能市场 到2026年占据68% 份额

青云QingCloud EHPC 打造即买即用的全流程SaaS化超算服务

蚂蚁链发布BTN:可将区块链网络吞吐量提升186% 带宽成本降低80%

蚂蚁自研数据库OceanBase宣布开源 300万行核心代码向社区开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