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世优科技涉足虚拟人催涨股价 捷成股份回复关注函称未纳入合并报表「元宇宙观察」

“截至目前,公司持有世优科技24.38%股权,为本公司之参股子公司,尚未纳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1月20日晚间,

1月12日,披露了于2016年参股子公司世优科技目前持股比例24.38%,世优科技的虚拟数字人、虚拟演播室等相关业务广泛运用于广电和新媒体行业。世优科技虚拟人概念带动股价上涨,1月14日、1月17日,两个交易日涨停。1月18日,深交所向捷成股份下发关注函,要求其说明子公司世优科技的盈利模式等具体情况。

虚拟数字人概念在2022年初异常火爆,诸多公司纷纷布局,又会给业务调整中的捷成股份带来怎样的变化呢?

1月12日,捷成股份披露了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显示,其于2016年参股子公司世优科技,持股比例24.38%。2021年半年报显示,捷成股份对世优科技的投资按长期股权投资核算,期初余额(账面价值)为2727.18万元,权益法下确认的投资损益46.66万元。

此外,捷成股份也贴上了冬奥会的热点。1月12日,捷成股份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表示,“公司将会为部分卫视的春晚节目提供音视频及虚拟技术支持,同时公司旗下参股公司世优科技将为冬奥会开幕式直播提供虚拟技术支持。”

在2022年,虚拟人的热潮带动下,捷成股份1月14日、1月17日两个交易日接连涨停。由于在股市表现异常,深交所关注函如约而至,要求捷成股份结合世优科技2021年前三季度主要财务数据、对捷成股份合并报表财务数据影响及公司近期股价波动情况向投资者充分提示风险;并详细说明世优科技的具体盈利模式,相关盈利模式的可行性、可持续性以及公司的判断依据及合理性。

世优科技成立于2015年3月18日,专注于实时虚拟技术的研发与应用,是国内少数自主开发的虚拟实时/快速虚拟内容制作、虚拟IP生产的平台。世优科技主要产品为软硬件系统以及技术制作服务,可以通过“动捕技术”使虚拟形象在虚拟场景或者虚拟现实结合的场景中实时“动”起来,使静态的虚拟形象具备实时交互能力,即“IP复活”,截至目前,世优科技已累计“复活”的虚拟IP形象超500个。

2021年前三季度,世优科技营收为1167.35万元,净利润为333.9万元;2021年全年营收为3437.99万元,净利润为804.35万元。

捷成股份在回复函中表示,“世优科技一直专注于虚拟技术相关技术及产品的研发,目前市场尚处于起步阶段。截至目前,世优科技的收入规模对公司收入及利润不会产生重大影响,对公司后续年度的业绩和经营成果的影响尚存在不确定性。”此外,捷成股份也提及,世优科技尚未纳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在收到深交所问询函后,捷成股份股价也出现波动,截至1月20日,捷成股份股价收跌6%,报7.67元。

2022年,虚拟人应用迎来新一波热潮,影视公司、短视频公司纷纷推出自己的虚拟人。

除了参股子公司世优科技外,捷成股份旗下虚拟IP运营商垣宇科技也于近日发布公司2022年战略规划及业务布局。垣宇科技定位于虚拟IP运营商,将利用虚拟现实技术实现元宇宙虚拟人IP矩阵打造、虚拟内容版权和生态运营,以及以虚拟IP衍生为主的流量变现与增值业务。

垣宇科技CEO田棣表示,“未来两年内垣宇科技将打造20+位明星、达人的数字虚拟人矩阵,运营策略将深度链接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借助营销热点和公司自有虚拟内容IP让数字虚拟人拥有更快速、更高效的商业化变现能力。”

有不愿具名券商分析师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虚拟人一直存在并不是新概念,2012年有虚拟人洛天依出道,虚拟人在2022年火爆与元宇宙有关,从元宇宙概念第一股Roblox上市到Facebook更名“Meta”,甚至本周微软收购暴雪进军元宇宙,都让元宇宙概念一直保持热度,而虚拟人可能是元宇宙的一个应用场景,未来在元宇宙中需要虚拟人,虚拟人在技术、商业模式方面相对来说是比较成熟的。

易观分析互娱行业高级分析师胡钰鑫也向《华夏时报》记者说,虚拟产品、虚拟人这些统称为“元宇宙”概念的突然流行,本质上暗藏着资本对互联网技术迭代的期待,从web1.0时代到web2.0时代,之前每次的互联网技术迭代都颠覆了资本社会的商业模式和人们的生活方式,所以各大企业纷纷押注虚拟现实这一赛道,就是在搏一个改革现有互联网模式“先行者”的可能。

捷成股份旗下公司近日发布了虚拟数字人妙江天,而对于虚拟数字人的商业变相情况,捷成股份表示,在妙江天正式“复活”后,计划在商业代言、直播、短视频等领域率先尝试变现模式;未来,公司将利用虚拟现实技术,实现元宇宙场景下的虚拟人IP矩阵打造、虚拟内容版权和生态运营,以及以虚拟IP衍生为主的流量变现与增值业务。

胡钰鑫还分析,“(虚拟人)目前因为是发展初期,商业模式还没有建立成熟,同时因为这类产品的制造、创作主要靠技术驱动,成本消耗极大,因此商业表现还不是那么明朗,但未来的话不排除可能会成为一些企业的主要盈利点。”

“虚拟人变现模式分为AI驱动和真人驱动。真人驱动主要是人们穿着动捕服、面部设备做出动作,实时传导至电脑再输出出来,变现模式有商业演出、直播带货等;AI驱动主要看AI技术,还有比较大进步空间,变现方面目前所看到的主要为虚拟主播,虚拟向导或者是虚拟客服等,类似于虚拟艺人。”上述分析师还表示,不过,虚拟人整体变现的场景较为单一,随着技术成熟,未来比拼的是IP,IP运营能力,IP商业变现的能力。

曾出品《战狼2》《红海行动》的高票房影片的捷成股份也在调整业务,剥离亏损的资产。

早在2021年11月,捷成股份公告,拟将公司持股的全资子公司捷成君盛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转让给盈岭投资,交易价款总额为5210万元,此次交易完成后,公司不再持有捷成君盛股权,捷成君盛将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捷成君盛主要从事于影视内容制作业务及传统音视频技术板块,其2020年、2021年1-5月的净亏损分别为5.98亿元、4172.33万元。

“可能是影视制作行业本身就有资金成本消耗大、不确定性高且回款周期长的特点,再加之疫情反复和对娱乐圈的监管趋严,令业务的风险等级提升,所以战略性收缩。”胡钰鑫分析。

2021年12月,上述子公司股权转让获得董事会、股东会同意。捷成股份表示,本次资产剥离,有利于公司减轻经营压力,优化资产结构,降低经营风险,集中资源专注发展版权运营及4/8K 超高清、三维声、虚拟数字人等高新视频业务在元宇宙产业的应用,符合公司发展战略和长远利益。

2019年、2020年,捷成股份净亏损分别为23.75亿元、12.39亿元。捷成股份2021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25.99亿元,同比增加32.30%;净利3.94亿元,同比净利增加92.50%。

对于2021年三季度业绩增长,捷成股份人士在投资者会上表示,“首先,在国内防疫形势大好的情况下,院线恢复常态,公司的院线新片发行业务得到恢复;其次,以西瓜视频、B 站以及直播平台等新型平台入局长视频领域,公司版权的需求也大幅提升;另外,公司在积极探索联合运营、数字院线等新的业务模式,目前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也是驱动公司业绩增长的原因。”

对于为何重点发展虚拟技术和产品,未来如何变现?《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捷成股份方面人士,截至发稿时未获得回复。

1月21日,回复关注函后的捷成股份股价开盘走低,截至记者发稿时,下滑5.74%报7.23元/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