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的“炒房团”有多疯狂?连林俊杰也用70多万在游戏里买房

这个热词最初诞生于1992年的科幻小说《雪崩》,该作描绘了一个庞大的虚拟世界,人们在这片世界里以数字化形象来生活,拿我们现在的话来说,这就很像电影《头号玩家》里所描述的故事背景—带着个全息VR眼镜,通过脑机接口来到类似“绿洲”那样的虚拟世界,与其他人一起游玩,创造新事物。

这就是元宇宙的理想化概念,而在网络信息化飞速发展的今天,VR眼镜的诞生,AI技术的普及,让这个在90年代人类眼中看似不可能的设定正在一步步实现。

于是在今年,“元宇宙”一词被正式提出来,成为新时代人们将会接触到的一个新事物。

不过就现在而言,“元宇宙”依然是一个很抽象的概念,未来一时半会儿还轮不到咱们这些平民百姓。

可即便如此,有些人已经开始早早将他们的势力蔓延到“新世界”,并正在做着一笔大生意。

据外媒在11月30日的报道,自从“脸书”改名为“元宇宙”(Meta)后,全世界便开始掀起了一股“跟风”热潮,像微软、迪士尼等世界商业巨头也纷纷将他们的生意伸向这一新兴领域。

特别是加密货币巨头Grayscale在11月发布的一份报告称—元宇宙中的广告、数字活动、电子商务和硬件领域,每年或将产生1万亿美元的收入,面对如此巨大的利润前景,自然也就不难理解它们为何会这么积极了。

过去的一个多月,许多房地产投资公司已经在“沙盒”和“分布式大陆”等虚拟世界中“抢购”土地了,他们认为这些东西将与现实房产一样,价值将随加入元宇宙的人数的增加而升高,而未来也将或有越来越多的个人和企业单位进驻到这里,购买自己的虚拟住宅和商业空间。

“沙盒”大家多少都有所了解,不过“分布式大陆”倒是有些新颖,它是一个在以太坊区块链上运行的虚拟现实平台,用户在这个虚拟世界可以进行购物、参观、投资或是与其他玩家交谈,等于是一个城市化模式的成熟元宇宙产品。

换言之,这就和在一片未经开发的新地块上早早过来投资搞建设是一样的情况,只是这回的目标是在尚未成熟的虚拟世界。

面对这么多大企业投资者的强势入围,一些有钱的公众人物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就比上月底,知名歌手林俊杰在推特上发文宣称,自己已经在该平台上买了三块“土地”,等于是率先进驻到元宇宙的世界里。

而且这三块“土地”价格也不比现实里的地皮便宜,据外媒估算林俊杰这一笔共花费了12.3万美元,换算成人民币就是78.2万元。

但林俊杰的投资只是该现象的一个缩影,截止外媒报道的当天,虚拟土地销售额历史纪录接连被刷新,例如国外一家名为“Republic Realm”的元宇宙房地产开发公司就在30日发表称:公司已经投资了约430万美元,在“沙盒”世界里买下了一块地,据说还是至今全世界最贵的一笔虚拟土地交易。

不仅如此,Republic Realm还将与开发该沙盒世界的视频游戏公司Atari SA进行商业合作,会在后续计划中开发一些地产项目。

也就是说,在那个我们普通人还没有涉足的世界里,商业的“战火”已经开始蔓延到虚拟世界了。

不过作为普通人的我们看到这般景象,自然是有些无法理解,明明这些虚拟世界还不如自己玩的那些游戏,为什么他们还会这么有兴趣,甚至还能搞出一桩大买卖。

生意人的头脑里有这样一条准则:但凡是大家都熟悉的,但又不了解的东西,都是赚钱的好商机。

而且那些商界精英之所以能成为商界精英,不仅是因为他们有做生意的头脑,同时还有一双善于发现商机的眼睛,懂得分析时势,知道眼下什么东西最有潜在价值。

如同我们近年来熟悉的虚拟代币、区块链等等网络经济新产业,元宇宙作为未来时代的新事物,也会成为这些新经济产业的载体,为那些商业精英带来意想不到的丰厚利益。

而这个元宇宙的“土地买卖”也差不多是这个概念,只不过买卖的商品有点特别而已。

当“元宇宙”这个概念被网络媒体炒热的同时,也让很多人都对此心生幻想,甚至会幻想在这样的虚拟世界中开启自己的第二个人生。

就像我们平时玩那些RPG游戏,在里面化身为拯救世界的勇者,开启一场打败大魔王的史诗级冒险旅程,而有些人就是抱着类似的,想在另一个世界体验别样人生的想法去了解元宇宙。

精明的商家便看中了一些人的精神需求,便在这个尚未成熟的新领域率先落脚,在虚拟世界继续推广他们的区块链游戏模式,以此搞起了“炒地皮”的生意。

而开发商也会在利益面前,不约而同地控制虚拟资源的提供。借着这种营销概念,他们便能够将这些数字土地的价值给抬高起来,并以此售卖。

例如上个月23日的报道中,Republic Realm还在虚拟世界平台《Decentraland》曾卖出过一块243万美元高价的数字土地。

据说这个平台是在2017年创立的,该虚拟地块由116个约4.8平方米的土地组成,总面积约为565平方米。

它就像一个逛街模拟器,用户可以自行定义形象,可以使用该游戏的NFT来进行购买土地、物品,同时还能去看展会、社交等等。

而那些被买下的数字土地,用户则拥有属于自己的所有使用权,能在其中进行建筑、弄展馆,举办数字时尚活动,甚至还能以此收购其他用户的门票钱。

《Decentraland》通过这样的区块链模式营销,截至今年它的营销额已超过5000万美元,相当于人民币三亿多元。

从这一点来看,难怪资本家们会急着要在这片未知世界里开设商路,至于能不能称之为“割韭菜”嘛?那就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了。

只是在我们普通人还不能真正踏进元宇宙时,商家们就已经在那里分配“土地”,突然感觉咱们都没有那个命……

本身资本的介入就容易劝退大众,让大家更不敢去接触和了解,但元宇宙想真正普及,自然是离不开普通人群的参与,否则只会是少数有钱人聚集的乐园。

再说了,现在大部分人连现实中的房子都买不起,哪有心思去留意那些虚拟的地产呢?

话虽如此,不过元宇宙也并非真的就是资本家们的“镰刀”,只不过是它目前还太过陌生了,我们对它也知之甚少。

“元宇宙”概念的诞生源于人类的奇思妙想,而它的实现则离不开相应的技术支撑和社会生活因素。

正所谓“科技改变生活”,人工智能、区块链、5G通讯、可穿戴设备等底层技术已经照进大众的日常,互联网与现实的生活变得密不可分,当人类开始对网络科技有依赖性了,这时创造一个更开放的网络世界就有了其存在的意义。

这就是人类科学家们为何会想发展“元宇宙”的主要目的,在那里我们可以创造一个新的世界,它可以把我们过去在影视、动漫、游戏等作品中描绘的背景给统统装进去,以此进一步满足我们日渐多样化的精神需求。

天真点来讲,“元宇宙”就是人们用来承载他们各种美好幻想的载体,或者说那就是我们要创造的那个“绿洲”,所以元宇宙的发展必定是21世纪的新趋势。

但人的理想又总是超脱于现实,就像现阶段的底层技术所构建的元宇宙,就跟上面资讯中展示的那样,顶多还是一个充满像素画风的沙盒游戏,相当简陋,看上去与我们现在常见的游戏没有什么区别。

首先VR技术肯定要先彻底到民用水平,相关产品起码降到白菜价,而目前VR技术的工业化标准极高,制作成本也不低,平民大众还不能做到人手一台。

然后就是负责脑机连接的终端设备,提供真实感的触感、体感一体装置,这些东西则还处于摸索阶段,距离真正实现会比全息VR眼镜还要晚。

不光支撑用户体验的底层技术没有稳固,连用来构筑虚拟世界的硬件计算平台、系统、软件、应用,涉及AI、5G、云计算、边缘计算、数字镜像等高新技术都没有彻底完善。

用进度百分比来形容,理想元宇宙的实现是100%,而目前才不到20%,想要先达到80%的进度,没个几十年时间都不会成真。

而且刚才我也提到了,元宇宙的雏形才刚开始形成,一些商业投资者们就已经迫不及待地进驻到这个领域中做起了生意,搞起了买卖。

不仅如此,还有人类的法律、道德也是构建元宇宙时需要考虑到的因素,无论是哪一个问题,反正都需要时间来推进。

说白了,现在的元宇宙还只是一张宽大的白纸,我们不过才刚刚在这张纸上画了那么几笔而已,后面具体要画什么、该怎么画,依然还不清楚。

短期来看,元宇宙作为一个新兴事物势必会引起人类期望值的空前膨胀,但随着时间推移,热度将会稳定下来,人们对其的认知会慢慢清晰,商家的狂热也开始降温,到那时元宇宙才能往最初设定好的方向发展。

所以,对于有关元宇宙的各种消息,各位还是先保持观望态度,多保留一份理性思考才是重点。

最后讲一个有趣的事,作为支撑元宇宙基础的VR技术,它和“元宇宙”一样早在上世纪末便有提及,只不过它比前者出现得更早。

我国的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先生在1990年那时便已听说过这一概念,由于VR全名叫“Virtual Reality”,翻译过来既有“虚拟现实”的意思,也有“人为创造景象”的意思。

钱老先生想到VR技术是基于人机结合和扩展人脑感知的全新科技,便将它取名为“灵境”。

在目前公开的写给汪成为院士的信中,他就对“Virtual Reality”这一英文词语进行过翻译,一个是“人为景境”,另一个便是“灵境”。

“灵境”一词对比如今的“元宇宙”,听上去似乎多了几分玄幻色彩,不过也感觉比后者更有底蕴了些。

话虽如此,我依然希望中国的现代科学家们能够率先在这一领域里获得重大突破,将钱老生前所设想的那个“灵境”,真正地展现给全世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