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一来“体积视频”火了 计算机视觉从业者:未来需要复合型人才

元宇宙真的火了,在上海普陀中以创新园14~15号楼工作的陈翔切实感受到了工作量的猛增。他在一家名叫螳螂慧视的科技公司担任方案架构经理,同时也负责3D建模影棚的项目。而正是这个影棚,无限拉近了陈翔与元宇宙的距离。

“现实世界的用户在元宇宙可以拥有一个或多个ID身份。但2D平面照片、视频无法满足沉浸式体验,为此,3D人物动态建模就成了人们进入元宇宙的基石。”在3D建模影棚里,陈翔负责为来者拍摄3D视频,通过数据采集和算法处理,呈现出他们真实的人物模型。

在元宇宙的范畴中,螳螂慧视可以理解为一家提供基本技术的平台型公司。市场战略总监韩天博透露,自从去年下半年,他们的3D影棚接待过的toB业务涉及文创、博物馆、非遗、党建、舞台剧,今年预计还将涉足品牌服装直播等。

记者和两位技术大牛聊了聊,他们眼中的元宇宙和元宇宙人才是这样的

“这些年来,元宇宙最基本的一个呈现形式就是游戏。不管是网络游戏,还是单机游戏,每个玩家都有自己的一个虚拟角色。只是过去,这些角色比较单一,是游戏厂商设置的;而在元宇宙时代,它会更多元化,用户可自己去创造一个新角色。”韩天博说,虚拟角色进入数字世界后,可利用资源展开创造活动;而现实社交关系链将在数字世界发生转移或重组或交错,带来沉浸式的社交体验。

撇开游戏,对于更多人来说,元宇宙也可以算是一个经济学的概念。“就像网络从2G发展到了5G,最初人们刚用手机时,手机没有淘宝购物的功能;后来有了网络支付平台,钱不再局限于现金,人们才敲开了网购的大门。同样的,随着互联网发展,有了虚拟交易,才会有现在的元宇宙。”韩天博指出,尤其在疫情的催化作用之下,元宇宙的走红成了必然。

记者日前走进螳螂慧视的Ring系列3D全息影棚。据介绍,这是目前上海技术领先并支持实时直播视讯的全息数字化采集(体积视频)平台。据观察,现场竖立着6根柱子,每根柱子上安装了3组共计18个不同的镜头。记者尝试着在拍摄区停留片刻,在360度镜头的捕捉下,着装、动作与面部表情被全部记录了下来。

“前段时间,我们和华师大开展了校企合作。一些老师进行了拍摄,通过简易的数字化建模,突破传统的课件。学生也来拍过舞台剧,因为学校内部有一个IP,每一届播音主持的学生都需要去排练这个舞台剧。学生选择3D拍摄,对他们来说也是一次全新且有趣的尝试。”陈翔告诉记者,3D建模技术也叫作体积视频。它通过真实打造沉浸感,应用于AR、VR内容制作。

“将人物虚拟化内容,通过AR投射进物理世界,或者结合VR,让人们感受栩栩如生的数字世界。层层相叠打造虚拟现实世界是元宇宙的核心需求之一。而眼下,简易性、开放性和高质量沉浸式体验成为实现元宇宙的技术平台。”韩天博说。

据介绍,螳螂慧视专注于3D及计算机视觉技术已达15年之久,最初的设计理念是“记住家人的亲情陪伴”。

“比如,小孩子长得特别快,那通过体积视频可以无死角地记录下他1岁或2岁时候的状态。他1岁时多高,人物模型就有多高,这是一个1∶1的真实尺寸;而孩子的动作、表情也都会被真实地采集下来,是每个人独一无二的3D数字资产。”陈翔表示。

如今,C端的业务还未正式开展,B端的预约与咨询纷至沓来。韩天博坦言,他们摄影棚之前没有做过宣传,但从去年下半年,元宇宙火了以后,突然间很多公司找了过来。

他告诉记者,除了提及的舞台剧、课件、他们也拍摄过与文创、博物馆相关的体积视频。今年,他们还准备和一些知名企业合作进行服装秀的直播。

韩天博和陈翔都认为,在不久的未来,可能任何人都可以创造数字世界或者数字世界的一部分,或用于游戏,或用于社交,或用于科研,或用于商业。而目前,元宇宙人才也是炙手可热的。

“除了需要计算机视觉相关的开发人员,越往后发展,数据越大,就越需要一些做AI的人员去进行数据处理与优化,包括分布式计算与边缘计算;当然,我们也需要建模师,或者游戏行业从业者,去把3D模型和场景进行结合。”陈翔说。

韩天博也指出,随着元宇宙概念不断的具象化,技术和硬件也将面临不断更迭,那就要求成本越来越低、设备越来越小,算法优化足够流畅。“元宇宙的发展,对我们每个技术来说都提出了考验。”他说。

原标题:元宇宙一来,“体积视频”火了计算机视觉从业者:未来需要复合型人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