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娱否认出售西班牙人俱乐部但中资退场欧洲足球已成趋势

刚与郑智一同入围2022金足奖候选名单的武磊,即将开启的旅欧第五季遇到了困难。

2022年7月18日,西班牙人全队飞往马尔贝拉,进行下一阶段的季前拉练备战。不过,由于连续多日高强度训练引发膝盖不适,武磊并没有随队出发,伤情程度还有待确认。

在新帅迭戈·马丁内斯初来乍到、正在了解球队的关键时期,武磊的因伤缺阵着实令人遗憾。或许,他就要像上赛季一样,必须适应在替补席上临危受命的角色。在西班牙俱乐部的第五个赛季,作为中国男足门面担当的武磊依然要保持耐心和韧性。

事实上,来到生涯十字路口的不止武磊,刚在休赛期进行人员“大换血”的西班牙人俱乐部及其控股方星辉娱乐同样如此。

在西班牙媒体马卡电台的报道中,西班牙人俱乐部主席、星辉娱乐董事长陈雁升已将球队摆上货架。之前已拿到的两份股权收购报价,一份来自北美财团,另一份则属于更受关注、更具分量的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投资方——卡塔尔财团。

有传言称,利用十年时间将巴黎圣日耳曼拽出豪门黑洞,并推入顶级序列的卡塔尔财团,已决定要效仿带领曼城走上巅峰的城市足球集团,建立一个以超级豪门为中心的“卫星俱乐部体系”——迄今为止,城市足球集团已在全球范围内入股了10家俱乐部,足迹遍布欧洲、澳洲、美洲和亚洲。

近段时间,卡塔尔财团除了与西班牙人俱乐部传出绯闻,意甲联赛的罗马和葡超联赛的布拉加,都在流言蜚语中被划分为中东超级土豪的潜在目标。

在暗流涌动的欧洲足坛,很多与股权交易有关的传言都是无风不起浪,西班牙人俱乐部也就此被推上风口浪尖。

不过,作为俱乐部控股方的星辉娱乐并没有任何态度上的改变,用CEO叶茂的话说:“这事都传了四个月了,球迷中间也有很多讨论。如果真的要卖掉俱乐部,岂不是一个月前就出手了?我们已经习惯了这些传言,跟我之前的回答一样,俱乐部的所有权不会发生任何变化。”

回溯今年4月,星辉娱乐发布了2021年年度报告:2021年,星辉娱乐实现营业收入14.07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9.2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6.63亿元,同比增加2647.11%。

具体到占比25.81%的足球业务,由星辉娱乐控股99.59%的西班牙人在报告期内实现主营业务收入3.63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47.95%。由于受到2020-21赛季降级及新冠疫情的双重影响,俱乐部的电视转播权收入同比减少47.84%至2.58亿元;来自赞助及广告、票务会员、球员转会和足球衍生品等方面的收入约为1.06亿元,同比减少了48.20%。

从财报看,去年净利润亏损为3.2亿元的足球业务,已无法像玩具和游戏一样,为公司提供较为可观的助力。在国内足球市场持续萎缩、中外足球产业联动受阻的大背景下,星辉娱乐对西班牙人俱乐部的规划确实值得关注。

事实上,最近三年,中资已接连退出欧洲足坛:2019年8月,英国首富拉特克里夫旗下的英力士集团拿下法甲尼斯俱乐部的股权,中国商人李健和郑南雁离开董事会;2022年1月,投资机构Sport Republic收购了南安普敦俱乐部大股东、中国商人高继胜所持有的股权,南安普敦的控股方完成更迭;两个月前,中国香港商人孙粗洪计划将伯明翰俱乐部挂牌出售,估计约为3200万镑;同月,中国商人李建离开英格兰巴恩斯利俱乐部董事会。

目前,能在欧洲顶级足坛持续活跃的中资俱乐部,仅剩下苏宁的国际米兰、星辉娱乐的西班牙人和复星国际的狼队。

至于一些由中资控股但商业价值不大的低级别俱乐部,鉴于目前的市场环境,更换控股方或许也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