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概念爆火虚拟数字人会是下一个增长点吗?

12月29日,作为上海百联股份的“美好生活体验官”,身着黑衣红裙白靴的Gina通过探店Vlog在抖音、小红书、微信、微博四大头部社交平台首次与消费者见面,她是一位虚拟偶像。12月27日,百度Create大会开场主持的是百度创始人李彦宏的数字人,百度还发布了智能数字人平台“百度智能云曦灵”。

近期,万科董事会主席郁亮发的一条“祝贺万科员工获得年度优秀新员工”的朋友圈,刷屏了。而崔筱盼是小冰团队孵化的虚拟人,已在万科集团财务部悄悄工作了十个月。随着元宇宙概念的大火,从零售到科技到地产,虚拟人的身影开始逐渐出现,与元宇宙紧密相关的虚拟人热度蹭蹭往上涨。这是一个什么趋势呢?虚拟数字人真的是完美无瑕的吗?它的未来又在哪里?

12月初,网易云音乐正式登陆港交所。令人惊讶的是,当天竟出现了三个丁磊共同敲钟。除了亲临现场的网易CEO丁磊本人,还有两个是虚拟数字人“丁磊”,他们代表2000年29岁的丁磊和2021年50岁的丁磊。网易用此举宣告了进军元宇宙的决心。

“虚拟数字人的时代已开启,这很有可能就是元宇宙的入场券。”艾媒咨询CEO张毅对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表示,AI技术驱动下,虚拟数字人已经非常“类似人”,拥有人的外观、行为、语言,能互动交流,能识别外界环境,甚至拥有人的思想,预计未来元宇宙中的人工智能技术生产内容将会越来越丰富。相信很快,虚拟数字人技术结合实际应用场景领域,在影视、传媒、游戏、金融、文旅等领域都有着广泛的应用。

科技公司已经看到了其中的机会。百度方面就表示,“曦灵”集数字人生产、内容创作、业务配置服务为一体的平台级产品,可以为广电、互娱、金融、政务、运营商、零售等行业提供一站式的虚拟主持人、虚拟员工、虚拟偶像、品牌代言人的创建与运营服务。

以抖音为例,10月31日,虚拟数字人“柳夜熙”发布的第一条视频就引爆网络,截至目前,5条视频获赞近2000万,坐拥近千万粉丝。“柳夜熙”以美妆为切入点,缔造了一个故事场景和世界观,将“元宇宙”“虚拟数字人”等概念带到大众面前。其幕后IP孵化机构称,预计未来两年将推出10个虚拟人物。

今年以来,各种明星艺人让人大跌眼镜的崩塌新闻让人应接不暇。就这12月,前有“王力宏离婚”掀起舆论热潮,后有“薇娅逃税”被全网封号。有人调侃说,网友“吃瓜”吃得停不下来,粉丝和品牌商的眼泪也停不下来。相比真实的明星艺人,虚拟人就显得安全很多。

“虚拟偶像”一词始于20世纪90年代的日本,此概念近年来在国内火速发展,如初音未来、洛天依等等。作为国内首个出道的中文虚拟歌姬,洛天依的微博粉丝量超过500万,登上过各大电视台,2017年首次举办全息演唱会时,首批500张SVIP席1280元限量特典版门票3分钟内全部售罄。

张毅表示,对于Z世代的90后00后,他们是网络原住民,完全能接受虚拟人,而对于厂商来说,虚拟人或许比真人明星更安全,至少很多东西可以提前设定好,把控程度更大。根据一份中国虚拟偶像消费市场调研报告,万名受访的年轻消费者中,有62.31%表示自己可能会为虚拟偶像代言的产品买单。有分析指出,虚拟偶像与粉丝之间已产生了充分且稳固的情感联系。而随着年轻消费者的消费能力进一步提高,虚拟偶像在流量、内容变现方面将会获得更好的支撑。

市场需求有了,头部互联网科技公司都在跟进。比如,2020年,乐华娱乐联手字节跳动推出虚拟偶像女团A-SOUL;同年,爱奇艺更推出中国首档虚拟人物才艺竞演节目《跨次元新星》,将选秀舞台的主角从练习生变为虚拟偶像。

作为元宇宙的细分领域,今年整个数字人赛道一片火热,嗅觉灵敏的资本和头部互联网科技公司已经在布局。11月29日,百度代言人龚俊的虚拟数字人“俊俊”正式在百度APP上线,可以在APP内实现与用户的互动;欧莱雅、花西子等品牌的数字代言人;王老吉、中国联通等品牌直播间的数字人,迷你版英伟达创始人黄世勋的虚拟数字人Toy-Me;还有,腾讯云、OPPO、B站等各大厂商和品牌纷纷推出虚拟人形象。

据行业报告显示,我国当前虚拟数字人市场规模约2000亿元,到2030年,这个市场规模将达到2700亿元。据中金公司研报,2020年以来,行业发展步入成长期,国外虚拟人商业化路径获得初步验证并探索B端量产,国内多元社交渠道日益成熟,技术与内容逐步补齐。

不过,据了解,打造类似“柳夜熙”这样制作精良的IP,从研发成本、人员成本、技术成本等投入半年要远超数百万元,虚拟人项目“烧钱”在所难免。

艾媒咨询研报指出,由于在目前的市场上,粉丝经济依然是虚拟人最重要的变现手段,头部IP主要依靠演出、授权、周边等来获取收益,而腰部和尾部IP由于缺少稳定的粉丝群体,在传播属性上相对较弱,因此无法迅速获得庞大的流量积累,商业化的过程较为艰难。目前,腰部和尾部虚拟偶像IP主要活跃于直播电商、实景应用等场景,由于版权价格较低,品牌更愿意用这些IP替代真人工作,降低劳动力的成本,但也造成了这些IP进一步破圈的难度加大。(更多新闻资讯,请关注羊城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